賦予水泥生命的草野不野設計工访主理人 Jerry 專訪

擷取

賦予水泥生命的草野不野設計工访主理人 Jerry 專訪

一直以來我個人都十分喜歡安藤忠雄的建築設計,但是我對水泥的創作的認知僅此而已。  雖然我認為安藤忠雄的建築作品例如光之教堂非常的美,可是在我印象中水泥給我的感受卻始終是冰冷、極簡的、沒有溫度的。  猶記有一天去逛松菸誠品的時候有一個品牌的櫃中商品特別吸引我的注目,這個品牌叫做草野不野。  草野不野顛覆了我對水泥的既有印象,它透過自然、不違和的植物間接賦予了水泥溫度與生命。  草野不野的品項不多,但是每一樣創作都充滿了無盡的風雅與洗鍊感。  買了一個小盆子回去裝飾我的房間,令人驚訝的是不管放在房間的哪個角落都非常適合,有點類似 Converse 與時尚的微妙關係,不管搭配什麼都是百搭!

偶然的機會裡透過朋友認識了草野不野的主理人 Jerry。  Jerry 是一個動畫設計師,而草野不野是他夢想的延伸與實踐。  草野不野是一個剛萌芽的品牌,Jerry 興奮的告訴我在2015年,草野不野會推出許多新的企劃與商品,敬請期待!  我認為由我來介紹草野不野,不如由一手催生它的 Jerry 來娓娓道來更為恰當。  以下是草野不野的作品集,以及其主理人對於他的作品源起、創作理念概述與想法,以及與 Mr. Screaming Eye 的專訪。

 

野草不野

野草不野起初只是個生活一部分的分享,開始時還在摸索我必須分享我生活中的什麼?單純繪畫創作?走走拍拍的照片?因許多人際緣份我決定從植物做為創作動力,從一人工作者逐步昇華至一個品牌及一個團隊,植物與媒材不設限在這領域中去做每個作品。

2013年夏天成立野草不野,字義上形容植物在附加價值上脫去自然原貌,但技術與知識上我們依然循著自然的步調,名稱字面上也呈現一個循環。當決定朝”植栽藝術”(planting art)這藝術領域來做個開端後,從認識植物與研究植物再去創作盆器,因為植栽與藝術結合它可以是個有時效性的裝置、地景、設計、傳媒,再者抑是賦予生命的文創產品,植栽藝術很容易與商品做上一個完美聯結,而形成兩條生產線,一是文創商品、二是藝術創作;先將藝術抽離,談到文創產品上,盆景盆栽是有熱絡度的風險,簡單來說在於民眾是否能正確維護帶回去的商品,這是維持團隊經營必要的經濟,必須靠經驗來累積對植物的知識與產品推陳出新,來教導民眾及新鮮感,是品牌跟團隊必須做的責任;當前面餵飽了創作者,談回藝術,創作這比較屬於個人思維想呈現一種行為,就必須有個理念或議題來支持,因為當大量出產的商品,只是再無限複製一個簡單想法,那就是視覺上的外觀好看,脫去表象不著墨在商品開發角度來思考,從一個議題來創作,可切入生活、切入爭議、切入矛盾,讓作品回歸到真正的藝術創作,相較的回頭拉拔一個品牌形象,是野草不野必須做的事情,就是”故事”,有了故事可以延續品牌的話題,也達成了初衷。

 

關於這嗜好

 玩植物是個淵源,過去的回憶也是失憶,再從失憶變成意義,一個小故事。  從小就跟植物很有緣份,在台中老家巷子裡沒有同輩能陪你在路上玩鬧,那是一個由大學舊校舍所形成的聚落,有如眷村般,當時的左右鄰居年紀比較年長,但他們很喜歡種植物,那時的我跟著鄰居種起植栽,整理整條巷子搞的很綠意,在這之中尋找樂趣;樂趣如何而來?當時家裡有個院子,在我與老鄰居學會基本繁殖方式後,小時候常常喜歡在老家附近街區間穿梭,其實當起了賊也當起了採收者,就是去偷拔附近人家門口的植栽,或者路邊野草野花,這之中我最大樂趣就是看著植物成長,還有滿足收集的慾望,發芽發根開花都是對主人一種讚美,但是隨著課業壓力及年齡成長,我逐漸遺忘這些兒時綠朋友。出了社會後,在台北當個朝九晚七的上班族,在重新認識植物之前,當年人在台北,租個小套房找個工作幾年後再回台中看要如何打算,在我居住地方只是個暫時停留點,生活處於隨時都可以搬離狀況,沒有太多裝飾沒有太多行李,感覺我隨時可能離開台北,埋怨工作乏味無趣,埋怨居住環境不佳,直到有天在感情失意後,我開始思考我能為自己做什麼?原來一直讓自己去符合別人的期待的未來而變的平凡,我決定好好面對自己,開始在房間布置環境,買了全新的畫筆顏料開始畫圖,後來在一次的機會中,我重新認識了植物,它是多肉植物,視覺上非常療癒,它耐旱種類特意而繁多,很符合現在的生活現況,它的條件足以吸引我,讓我從多肉植物研究先開始。購買些盆栽來轉移對感情的失落,不在象隨時離開台北的過客,我想停留在這城市,熟悉他感覺他揪受他的刺激,一切從創作開始來終止過去的一切;一個很單純的想讓乏味生活添些回憶,人對生活或感情是需要做出轉變。

 

關於創作轉變

我曾經忠於藝術信念,但我後來停止了這信念,現在我又想重拾這信念。 過去有一段時間認為只要不斷的工作維持生活即可,忍耐著工作倦怠而壓抑著初衷,形成一個與過去理想的斷層,不論是對植物興趣是個斷層或是藝術創作,2012年我決定拾回當年遺留的初衷,我開始重新創作,就算沒有目的創作或是空洞無意義的作品,我只想翻找出一個當年的味道,在2012年至2013年,這短短的時間內我創作了[微型荒地]系列,但內心依然覺得只是完成生活空虛的實踐感,我內心還是被託付著一種期望;2013年夏初,我重新拾獲對植物的熱情;起初只是執著在盆器與植栽美觀上,運用各種媒材來製作盆器,但培植盆景知識非常不足,往往植栽存活不久,於是開始重新探討植物的一些常識,從季節對應植物的生長與科屬種的歸類,在到能夠解決生長不佳的狀態,漸漸有了這方面基礎知識,後來我開始重新回頭思考使用盆器與植物關係要如何聯結?

在尋求材料過程我認識了水泥,水泥是我們生活一部分,久了而不覺得它稀奇,但製作成花器或各類創作,將人與水泥之間印象,營造出衝突感使之轉變,讓水泥與植物結合來貼近我們的生活。手作水泥盆每個結果都不致相同,多個氣泡多個缺角或大小些微差異,這就是手作水泥盆的特色,不論是獨一無二或數大是美,每個作品與植物結合,在搭配上中庸的色彩,生活的趣味就此產生。但是這只侷限在製作器物,我必須把它提升到另一種層次,這是我一直想前往的方向。重新思考為什麼水泥會吸引我去創作?其實在說到創作這個詞,我會思考它是個高度,簡單來說製作水泥器物,我把他回歸到生活中,我缺了什麼我就製作什麼,就像是家裡少了張椅子,買了些木頭自己釘張椅子,雖然不是專業但這過程是種樂趣;而製作盆器起初的想法就是,想幫陽台滿滿的植物找個漂亮的盆子,於是我開始尋找媒材,從木頭、陶盆、紙在到水泥,在最單純的行動之下,暫時能支持現況的創作理念就此而生,水泥這材料我們很熟悉卻又陌生,水泥是包裹著我們生活的要素,從地理文化環境因素我們必須居住在水泥中,把植物形容成我們自己,而居住在不同的水泥容器中,但是後來似乎尋找一個強而有力的理念,我必須跳脫出一些設限,現況不夠滿足我回歸到藝術創作,開始想尋求單純的藝術創作,我必須再回頭看見內心所想目的,這可能是所謂的初衷,而在尋找回初衷,過程一樣美好充滿樂趣。

 

尋找創作的理念

 我開始製作獨一無二作品,我開始尋找支持我作品的一個理念。  這段時間我製作了[結構體],是在我認識空氣鳳梨這植物後,讓我很想作出屬於這不入土的植物專屬盆器,空氣鳳梨是種攀附寄生的植物,根系沒有太多作用,都是依靠葉子來吸收水分,它無法像一般種入土壤中,於是我想將它懸空在水泥支架上,而在製作結構體盆器前,腦中構圖出來的畫面,很單純就是幾個高高低低幾何造型,簡單來說就是內心構想這形體最後模樣時,我們將它倒帶回點線面中的”線”,在它形成”面”的結果前,我們將它停留在”線”的階段,而”空盆的結構體”就此產生。

 

草野不野 facebook 粉絲頁

 

草野不野官網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 Screaming Eye 先生的特別專訪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Screaming Eye 先生

Screaming Eye 先生

 

Screaming Eye 先生

草野不野這名字還蠻妙的,它背後的想法與故事是什麼?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野草不野字義上的表現是一種循環,意思是當植物脫離自然,被人所種所養,但又必須循著自然規範,這背後意義是知識與創意的結合,運用在培養生活與調劑生活。故事上的描述,簡單來說野草不野的出現,是因感情而生的,它最早只是個人想在愛情上,是個”追求”、”證明”、”手段”,對某人的情感上去實踐理想,這或許很荒妙,但我承認整個開始絕對不是個雄心壯志開始;而現在已經演變成它是個完全不遷就任何人的個體,它已經不在是個”追求”與”手段”,但表留了”證明”,為什麼?因為從中你會學會做自己,自然而然會想對自己交代。許多有趣事情都是從荒妙中而生。

 

Screaming Eye 先生

你曾經跟我提過你用的水泥材質跟安藤忠雄的清水模不同,我想大部份的人並不具備這樣的知識,可以稍微分享 & 解釋一下他們之間的不同處?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我必須謙虛的說,我們只能做出”像”的結果,但我不否認一開始有特別研究,簡單來說只是工法與配料上不斷實驗而作出來,差別再混合入的原料,但工法上是大同小異,其實我們不是很在意是不是能完全達到,因為我們注重的只是整體視覺美感跟水泥基本的化學條件適不適合植物。

 

Screaming Eye 先生

草野不野作品所使用的植物都非常特別,你選擇栽種那種植物的時候的考量點是什麼?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一開始我們選擇多肉植物,簡單來說,1.美觀,可愛療癒2.水泥在最後處理過後,多肉植物會這喜歡弱鹼性環境3.水泥在乾掉後,它顏色非常的中庸而不搶眼,卻又能表現出寧靜的美感,與多肉植物表現出一種特別的互補關係,ㄧ般人稱它叫療癒既樸實。未來我們不會設限在多肉植物,我們也將發展栽種其他領域的植物,但這之前我們必須作很多功課;水泥盆是我們製作後栽種的首選。

 

 Screaming Eye 先生

你曾經提到一開始創立草野不野的時候對植物栽種,以及水泥造物的知識幾乎是零,你有的只是一份熱情與初衷,你認為如果有一個對身上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感到無力、倦怠, 心中有好的 idea 也有熱情的年輕人, 他要成功創立一個有內涵與故事的品牌最重要的點與人格特質是什麼?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首先,上班不要90%認真,我相信靈感最強烈時候,就是在做乏味事情的時候,一張空白A4紙或報表,我可以天馬行空的描繪或寫出我一直想做的事,紙上有我每一天所想每一天所思念,但在這前提,我們必須要先明白自己內心有股對創作熱情而躁動,卻被困在工作上,在這加壓之下,最後釋放出來的想法,我相信周圍的人都會因此矚目,有句話說得很好”人是必須被環境刺激”。有看過一些學生的課本嗎? 裡面內容很精彩。

 

Screaming Eye 先生

就我個人來說,因為過往曾經有很多次栽種植物失敗的經驗,所以我考慮購買小型植物的時候的最大考量點為是否方便栽種與照顧,草野不野的植物盆栽的栽種上是否要花費很多心思?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植物照顧花的心思,這是很多人都有的煩惱,畢竟沒人希望療癒的東西變成憂鬱的來源;這問題較是知識層面,每一種植物都沒有所謂好照顧,但我們幾乎都選出所謂好照顧的類型,養植物前,先了解它的名子後,了解它的科屬種,去追蹤它的原生環境,在歸納出它的生長季節,水份氣溫控制通常依照這植物所訂下遊戲規則,相信都能照顧得很好。

 

 Screaming Eye 先生

你最近跟我提到你終於準備好了,不管是你個人生為品牌主理人的心態,或是團隊的未來計畫。   那麼 2015年草野不野有那些未來企劃?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A:我們在2014年結束時,野草不野團隊將會在新的ㄧ年來臨前歸零,理所當然是ㄧ年的總檢討,商品層面上是基本檢討方向,但是2015後,未來我們希望品牌走向是個高度,也就是說我們要創作,創作出除了盆器或是藝術品,我們要尋找一個支持創作的理念,來支撐品牌形象,創作不是容易的事,它或許會跟商業行為脫鉤,在2015年這會是我們想進行的事。

 

Screaming Eye 先生

我常常覺得有些台灣的文創品質與技術跟鄰近的其他亞洲國家比起來是是非常好的,但是就設計面來說常常落入俗套,少了點大氣的感覺。  或是也常看見走不出在中國風中的打轉的情況。   你的品牌 logo 是草野不野的中文字體,你認為以一個生在台灣文創產業第一線的設計師該如何包裝自己的品牌,真正走向國際?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套俗是因為走向客製,客人或許希望加上自己名子或加上ㄧ隻小熊小貓小兔,這或許是個商機,但是我們野草不野不是很願意去作客製化的作品,或許是台灣社會環境長期被灌輸著俗就大碗或小確幸,而產生出一種難以走出的現象。中國風的元素不代表它不好,它是一種很好用的元素,我們logo設計方向是一種簡單的復古感,是個圓而不尖的三角循環;不把國際流行已久的圖像元素不斷翻玩再製,熊貓狗兔可愛的小確幸實在太多,台灣第一線設計師要先認同自己本土文化,這是很艱難課題,但也有不少成功例子。

 

Screaming Eye 先生

草野不野的水泥器皿除了用來種植植物以外, 如何在使用上更貼近生活?  還可以使用在那些地方?

 

草野不野主理人 Jerry  

或許書桌文具是不錯選擇。

 

水泥, 草野不野, 安藤忠雄, 創作, 藝術, 盆栽, 稀有植物, 創作理念, 藝術信念, 藝術理念, 自然原貌, 植物專屬盆器, 植物種植, 設計, 生活美學, 生活風格, lifestyle, design, art, artist, concrete

Share This Post On
  • 陳乃琦

    也想邀請草野不野工作坊的主持者到我們學校帶領老師實作水泥澆鑄和仙人掌的組合與生活美學相關議題的演說..
    誠摯地邀請你們..

  • 陳乃琦

    你好..我想邀邀請您到校園演講,不知道有無此機會?